直播四川 | 文明创建 | 未成年人 | 蜀风评论 | 文艺之窗 | 公告 | 主题活动 | 志愿服务 | 魅力四川 | 理论创新 | 巴蜀儿女   热线电话:08164222960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北川文明网 > 魅力北川 > 民风民俗
奇异民俗 解码“白草羌”文化
发表时间:2017-08-17 11:21:00 | 来源:绵阳日报
  

  

(耍水龙祈福。)

(水龙队准备出发。)

(羌家女走过老街。)

(抬狗羞灵官。)

   7月12日,农历六月十九,北川羌族自治县片口乡场镇空前热闹——街上的居民、各村的村民、周边乡镇的群众,以及远道而来的绵阳、成都等地的客人,将这个山中小镇挤得水泄不通。人们乘兴而来,只为目睹并参与一场盛大的民俗活动:抬狗羞灵官、祭天耍水龙。 

  “小成都”盛景又重现 

  简单的祭祀活动后,一条“器宇轩昂”的金毛大狗,被披红挂绿扶上为其特制的轿子,由几个壮年轿夫抬着,大街小巷地巡游。释比开路,锣鼓齐鸣,场面极为壮观。所到之处,人们蜂拥跟随,队伍越来越壮大。行进途中,人们一面对轿子上的狗表示亲昵,一面用各种方式羞辱戏耍队伍前面的“灵官”,原本衣冠楚楚的“灵官”,被整得狼狈不堪,威严扫地,此为“抬狗羞灵官”。 

  当“抬狗羞灵官”这个环节进行到一定程度时,“龙”出现了。9条颜色不同、形态各异的大龙,由9队人马挥舞着从不同的方向汇聚而来,奔向最热闹的街心上演“九龙抢宝”。沿途围观的人们拿出早就蓄好水的水枪、水盆和水桶,纷纷向龙身和舞龙的人洒泼而去。巨龙翻飞,人潮涌动,满天满地都是水,人们在水中穿梭嬉戏,热闹喧天。混战中终有一条龙“排除万难”夺宝成功,受到众龙和众人的膜拜,此为“祭天耍水龙”。 

  以“狗”和“龙”的名义,万民同乐,不分彼此。从早上太阳初升,耍到黄昏月上山头。入夜十分,篝火燃起,人们围着熊熊的篝火跳起沙朗、喝酒吃肉,直至夜深,一年一度的狂欢才算告一段落。意犹未尽的人们陆续散去,并热盼着明年的这一天早点到来。 

  这场声势浩大的民俗活动,将片口这个深山小镇变得异乎寻常的热闹和繁华,街道上人来人往,旅馆房间告急,饭店座无虚席,农家乐人满为患,就连一些村民的家里,都住进了慕名而来的客人……活动结束了,但片口乡的热闹并没有戛然而止,许多人仍徜徉于此,买土特产、谈药材生意,因气候宜人,不少人甚至选择了在此长住避暑……昔日“小成都”盛景重现。 

  “老民俗”失传近百年 

  抬狗羞灵官、祭天耍水龙,是片口一个古老的民俗。据片口古羌民俗文化传承协会会长石开忠介绍,相传在很久以前,一向风调雨顺的片口突然遭遇连年大旱,禾苗干死、人畜饮水困难,万般无奈中人们想起了他们的护佑神——炎帝神农氏手下的灵官。于是人们用轿子抬着神农氏座下的一条灵犬,四处寻找灵官,并用各种办法激将他出来驱祸消灾,同时耍起9条巨大的水龙以作配合。 

  该民俗的确切起源年代,已不可考。65岁的石开忠说:“我很小的时候,就经常听到爷爷辈的老人讲起,说以前每年农历六月十九都要举办这种活动来消灾祈福,热闹得很。”由于历史原因,这个民俗活动在片口已经中断了70年,去年,通过片口古羌民俗文化传承协会的积极运作,片口人才又一次将这个“失传”已久的老民俗重新“捡”起来。 

  片口乡位于北川、平武和阿坝州松潘三县交界处,是当年“茶马古道”上的一个重要驿站,自古商贾云集,有“小成都”的美誉。同时这里也是白草羌人的发源地,民风淳朴,传统文化积淀深厚,拥有羌族婚嫁仪式、高跷狮灯、上九会耍火龙、三月三抢童子、传统打铁技艺等独具特色的古羌文化遗产,其中一些也像“抬狗羞灵官、祭天耍水龙”一样,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被人们淡忘,甚至遗失。 

  在物质条件都十分欠缺的情况下,人们都忙生计去了,自然没几个人在意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。石开忠告诉记者。衣食足而礼乐兴,近年来片口乡以其独特的自然条件为依托,大力发展中药材种植业,这里所产的厚朴、云木香、当归、山药、玄参等药材产量高、品质好,在山外市场广受欢迎,药材种植已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。同时该乡积极发展土蜂养殖和重楼、羊肚菌种植,群众增收路子不断拓宽,人们的生活也逐年“水涨船高”。日子好过了,人们才有时间、精力和心情,来恢复老民俗,这些被丢弃了几十年的文化遗产才又一件件地被重新找回来。 

  “扛大旗”老少齐上阵 

  基于当地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需要、片口乡发展乡村旅游的需要,片口的系列非物质文化遗产亟待发掘、保护和传承。在此情况下,当地一些对传统民俗文化情有独钟的有识之士积极行动起来,发起成立了片口古羌民俗文化传承协会,如今该协会成员已多达200余人,协会内还分别成立了沙朗队、高跷狮队、龙灯队和羌绣合作社。在协会的带领下,该乡每年定期举办各种民俗活动,乡党委政府也尽最大努力在资金、场地、人员协调等方面给予支持。这些活动极大地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,同时让一系列传统文化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传承和发扬。 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传承和发扬非物质文化遗产上,当地群众的积极性非常高,可谓老少齐上阵,前赴又后继。协会旗下各支队伍的“扛旗”者里,既有五六七十岁的前辈,也有二三十岁的后生,如高跷狮队的两个非遗传承人,一个是65岁的石开忠,一个是40刚出头的魏必金;龙灯队的两个非遗传承人,一个是62岁的蔡景富,一个是50不到的张启臣;而在抬狗祭灵官、祭天耍水龙队伍里,66岁的传承人高朝庆还老当益壮,30来岁的刘良虎已虔诚拜师,立志要接过衣钵…… 

  与此同时,片口的古羌文化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专家和学者的极大关注,这里的一系列古老民俗,被认为是古羌文化的“解码器”,是开启古羌文化宝藏的“金钥匙”,外界专家学者和有意探秘古羌文化的游客们,络绎不绝地朝片口而去。被遗忘了大半个世纪的“深山小成都”、寂寞已久的白草羌发源地,正在从沉睡中渐渐醒来。 

责任编辑:童伟

相关新闻